loading...

hkt

欢迎聊天!
观看次数 3110
问题 86
回答 89
hkt

老师打扰了 关于罗我一直有个想不太通的点 想问问您的看法:罗显然不只是厌女 他厌的多了去了。且以他的智商也早知道他妈不是他悲剧的全部根源 烂透了的旧贵族社会才是其一,他妈以及其他女性不过也是悲剧的结果罢了。那为啥他还是把厌的落脚点落在女性上了?是因为毕竟第一个直接伤害他的是他妈吗?所以他即使知道答案 也不想去深究答案 于是就放任自己厌女来当成厌人世前面的一层缓冲?但是他又是一直在追问的性格啊 怎么在这个问题上就不深究了呢?我一直卡在这 不知道该当成田中给的遗憾还是书里其实说的很明白 我没理解到位。好想听听北斗老师看法

我之前也想过这个……!首先我觉得罗的“厌女”并不是现代语境下我们所讨论的“厌女”,罗对女性的厌(或者更准确一点:不信任)我觉得并不是个很明显、强烈的表现,否则怎么会不断和女人约会呢?在这个过程中他如果有嘲讽对象,大概主要也是他自己…罗在等待背叛发生在他身上,来验证他对女人的不信任是有充分理由支持的,所以对爱尔的举动会反应很大。
作者田中有田中的局限,同时每个角色(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局限。人分析任何事,需要的都不是“真相”,而是“可以说服自己的答案”(我个人认为,也根本不存在一个“绝对的真相”)。同时,分析同一件事也有不同的切入视角,比如被人骂了之后,一个人可能觉得:a)我哪里冒犯了ta;b)ta今天心情不好,我不过是被波及的对象;c)ta早就看我不爽许久,终于暴露了;d)莫名其妙啊ta有病吧;etc. 都是足以说服自己、也可以成立的答案。做学术也常见用自己的一套理论来解释一切的资深学者。
我个人的理解是,对女性的不信任是罗太早就建立并不断加深印象的答案+没有深究的必要,这样两方面。

我猜测罗年幼时就决定将自身遭遇归因到母亲身上。那时他遭受的直观痛苦也全来源于家庭(父亲),而具体分析他当时所知的家庭状况:父亲原本是(父权社会结构的认知下)生活不错的人,却因为迷恋妻子而改变。在周围那样的环境下,大概也会听到这种流言蜚语;同时关于他母亲作为活人(而不是一个传言中的符号)的消息却完全无从得知,能得知的信息一边倒——这样看来,造成他父亲(原本看起来是不错的体面人)这种改变的根源就在被(他父亲)当作女人看待的母亲。在这样早早建立的架构下,之后再经历什么,一通分析之后,很多也会归到女人身上。
就算随年龄增长有了更全面的认识、意识到那种环境下整体的结构是腐败的,原本逻辑中根源的归因也很难被动摇,而且在这时如果决定改变,会一定程度上否定过去的他自己,所以我觉得罗不会做,除非有个“更高的逻辑”可以替代过去的逻辑。

探寻关于自身的问题,就更是“只要说服自己就好”,“根源的原因”并不重要,所以我觉得罗不是放弃追问,而是这个问题没有深究的意义……罗需要给自己的遭遇找到一个发泄的出口、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停在表象反而会看起来与自身距离更近、更可信吧。如果真的穷根究底,那一切都是结构性的问题,此时,个人经历的痛苦便不重要,也没有意义了。本质的原因无法成为个人的具体的问题的答案,无法成为自身痛苦的“解答”。就算能看到,也不会拿来用……
(扯远一点,罗的魄力也不足以让他像莱那样想到“直接推翻这个结构”。如果能主动做到这种“上升”,我猜罗或许可以放弃“归因在女人身上”这个答案。在这方面,我觉得罗希望得到一定社会意义上的认可,所以会得到符合这种判别标准的成绩,同时他又否定一部分规则、对它们不屑一顾,所以也真的不在乎很多社会意义的优异……不能说“不上不下”,但的确不是莱那样很强烈的状态,这也是罗的局限……)

呜呜看到首页马上跑过来 真的既感动又感谢。其中“… 如果真的穷根究底,那一切都是结构性的问题,此时,个人经历的痛苦便不重要,也没有意义了。本质的原因无法成为个人的具体的问题的答案,无法成为自身痛苦的“解答”。”这一段简直豁然开朗。比如农民工被欠一年工资 走头无路去送外卖高强度工作一天后 收到差评 作为最后一根稻草 转而砍死差评人全家 (剩个孩子没忍心杀)归根结底是结构性问题 但 遗孤不会因此就不恨具体的行凶人,且很大概率上会不断强化、归因“这一类人都不行”。 原来这个问题上可能不用想过分广,罗毕竟也是活生生的人(嗯?)反而按最近的、人之常理来想就明白了。作为全银英最爱的人物 又解开了一些卡壳点 太开心了。再次感谢老师

是这样,如果把“找到情绪的出口”当作解答,就会一直被困住,而选择相信这种答案之后,无法改变的过去的痛苦就会简单许多……虽然上条回答时写得有点长,扯了很多,不过我觉得罗对全体女人的抵触其实是一种没那么严格遵循逻辑的判断,更多是“一直实施的结论”的感觉吧……一个比较单纯的东西。
总之看得开心就好,只是很个人的一点解读XD欢迎交流!

有最想去旅游的地方吗!

只要能离开现在这里,去哪里都好……!海边山里沙漠雪原………

喜欢喝什么种类的牛奶?

全脂鲜牛奶……!

不喝現實咖啡但點杯賽博咖啡! 觀賞北斗做

嗯嗯!喝了☕️

晚饭吃了啥?

做了番茄炒蛋拌面(刚刚吃完)

问问斗怎么样才能静下心来做一些事情呢🥲发现自己被手机讯息裹挟着,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纸质书或者是做一些令人平静的事情了(自己一直坚持着不下载不使用短视频软件当初也是担心这个问题,结果还是被夺走了注意力🥲)昨晚翻到了自己去年写的文字,总感觉不像是自己写的一样(感觉自己大幅退步,,,)

如果已经判定问题来源是手机,就想办法放开手机吧。虽然日常生活很难离开它,但在家可以把手机放到另一个房间/难以拿到的地方,在外面也可以主动克制一下不去看手机。在生活中短暂的空隙里,如果来不及做别的事、想要看手机,可以试试看专注于自己的呼吸、周围的声音和气味之类的……发呆一下。总之要先主动去改变自己的行为模式……?

北斗老师会不会认为,在艰难时刻碰到的喜欢的角色,在过了艰难的时间段之后会不会喜欢得更加持久了呢...............

我个人觉得要分情况讨论?“能给予我这个时期需要的支持的角色”和“碰巧在这时喜欢上了(以我自身产生的‘喜爱’作为这个时期的需要)”两种情况?
我在艰难时刻(主动)找来做精神支撑的喜欢的角色,在结束艰难之后好像就没有了当时那种强烈的喜爱,可能因为我的“需要”改变了——这样来看,如果把“艰难”换成其他状态也一样。“(自身的)每一个时期会找到符合这个时期需要的支持的角色”,是和“类型性喜欢的角色”不同的对象。可能渡过艰难时期之后还会喜欢,但大概是和当时不太一样的体验吧。

北斗对文学评论感兴趣吗

了解不多,但是算感兴趣……?

斗从前尝试过写一些文字吗?(比方说写同人之类的?)之前自己很低落的时候试图写了一段故事,再后来怎么样都续写不出来啦、但总觉得很可惜

写过,在转向画画之前是在用文字……等回过神发现脑子已经很难再调用文字的方法去思考故事了。这几年也有偶尔写一些,不过都不太满意😢但以阅读的经验来看,我相信文字也有“训练”这部分,可以靠写来找回熟练度?
的确很可惜……续写困难的话,可以试试写新的故事?没准找回手感之后就可以续写了……!希望你能顺利

WT光看队内关系最喜欢的队伍是(?)

好难啊……!感觉都蛮可爱的、有各自的平衡,我也有不同类型的喜欢,很难化为数值比较出最喜欢哪个……

好想和北斗酱吃饭😖

想吃T T……!!呜呜……………

喜欢北斗😚😚😚

🥰🥰😘😘

北斗画画给人带来的感觉是,有点冰冰凉又纤细.....是凝固了各种颜料的冰块.....?能摸上去的话感觉是浮在云雾里面软绵绵的,就是很舒服很舒适那样子..........!!!(不太会说话就只好凭感觉乱说一通())

很喜欢的描述……谢谢!很荣幸🥺

想问…wt的名字是🙇

是world trigger(境界触发者)可以先看看漫画…!

喜茶出的低糖奶茶系列好好喝,不知道北斗除了咖啡喝不喝甜的?

不常喝但可以尝试,感谢推荐……!


你好!关于一篇就够的官能文学,我有话想说,可能有点长。
一个酒柜可以有啤酒、烈酒和甜酒,但如果放了一瓶可以随意取用的飞机燃料就会格外令人在意。(by我自己)
想解释一个东西就会下意识比喻是我的毛病,在定位何谓纯打炮的时候,先是想到了外国人靠飞机燃料一醉方休的新闻,其次是“三根棉签破解腰带全音效!”,不用比喻的话就是“直戳痒点”吧,想看可视的亲密关系急剧升温,就肯定是那个了。
看到吐槽套路台词那条有“我懂”的感觉hh,分明大前提是炮关系,是两方都心知肚明的快感交换行为,是共轭的主体和对象,所以没有什么试探的台词反倒会释放出不谋而合的气场,便会被尊到,个人喜欢看到一点效率厨式的相互指令台词,你往边上挪挪之类的,实质也是共同目标→默契→尊死(感觉原作……)。酗酒的终极目标是烂醉,所以我猜一个纯粹的酒鬼会无视只构成风味(调情)而不符合终极目标烂醉(天昏地暗)的附加愉悦,而两位……有条件做纯粹的酒鬼。



(接上)不清楚其他人想在纯炮创作中追求什么,但我目前的答案是:作者与读者,无心插柳柳成荫,命运的舞台。尽管燃料的提取不涉及到任何愉快风味,但喝下它后所带来的不仅仅是眩晕灼烧或苦或辣等刺激体验。一开始多巴胺爆炸很刺激,但喝着喝着就醉了、麻了,不知是迟钝的口鼻还是内啡肽作祟,人体的奇妙反应也偶尔会为这种极限行为施舍一些愉悦作为回报,是因人而异的快乐。总是追逐这种快乐会令人疯狂,所以不多不少,一篇就够啦。
结论是,把风sw风所有幻象的集合当成一个酒柜,水到渠成的正剧衍生是啤酒,血泪(?)混杂的严肃展开是烈酒,小打小闹的“关系好”是甜酒,还有很多别的酒,但风跟sw,或是每个适合炮的cp都该在自己的架子上摆一瓶燃料,或者是无水乙醇(分析纯),再不济也得是伏特加!来证明点什么。(另:私以为两位都是满清醒的人,所以“相互成全的浑浑噩噩共同时间”会格外好味也是很顺利的结论)
谢谢hkt老师给了我一个妄想的机会,一个上头新人写了些胡话,我没喝过真燃料,如果在理解上有出入还请包涵。

啊啊写了好多……?!谢谢(?)🥺🥺🥺
是这样的!关系亲密所以会讨论日常的话,哪里超市减价、一起睡的时候嫌对方热就会直说之类的很可爱………我会觉得“想看长时间打炮的官能文学”的cp,就是希望看到在做亲密的接触时剥下平日的掩盖……进行一些非常直接的接触。哪怕一开始还顾及体面,到后面脑子也会不太清晰(虽然感觉风间和诹访的情况,平时也不会有什么掩盖(。)是直接进入这个目标阶段的二人……
而“套路台词”的情况,我如果看到,就会直接开始想作者、作者认为的角色,究竟是为什么会说这种话、为什么认为这种话“奏效”(……)
另外很个人口味的一点,就是想看可以拥有亲密的人短暂沉浸进去……在与世隔绝的空间,日常一点就是休假日,夹在“社会生活”之间的空隙,另外类似的还有……末日前,或者被困在无法主动离开的狭小空间(比划)这样的与世隔绝和回归没有遮拦的形态……比起快感的刺激,更想看晕晕乎乎的状态。
风间和诹访的确都是清醒、目的明确的人,所以“共同选择的暂时的浑浑噩噩”也是一种信任和休假的感觉吧……也可以是遇到什么大事之后逃避现实的状况。
总之……很可爱!很想看到………不知名的朋友欢迎继续交流🥺(?

收到了!之前写的时候有些被自己的暴力意图所震撼,回过神后便处在“不像我写的”的状况外,为了方便展开想先提些问题。
因为留意临时队长问卷中诹访单独点名风间和早纪妹妹,还有“如果风间喊了就揍他”等欲盖弥彰的差别对待(已将角色的意外性扭曲成深柜),导致我对“平时也没有什么遮掩”的说法存疑。因为作者提供了虽然会揍他但是关系应该不错的两条证词,毕竟选拔揍香取未遂也算“会揍”,这个时候就会提出“哎,猫你说的关系好,是明面的、私底的还是本质的?”的神经病问题。两位私下是诹访所说的不对付,还是没有外人时会意外坦率,目前还处于未知的领域,想看委员再添把火又怕连夜登顶崆峒山,就是这么纠结,加油同人女。
(造谣时间:战斗测试诹访7对上风间后以三→风→诹的食物链复刻24胜1平+R2三云偷诹访,除了给都很好,无视风间还被带风间的队伍摁着打就已经很给了,更别提诹访和香取都有队友带变色龙)

(接上)有一处理解上的出入,觉得世界扳机里的人都很健全(包含那几个狂人),而官能展开的前提“性上的毫无保留”可能不太健全(如果是朋友间的“毫无保留”就还在健全领域内),那条线上可能会发生比城市沦陷同伴遇害等更加恐怖的,足以摧毁远征经历者神志的事件。猫不怎么画靠爱发电,很喜欢原作这点,也想看合乎这一精神的if展开。纯然之造谣不考虑这些也没问题,不但能关到那种房间里,还可以被一起搓成方块。
之前恰好接触过摧毁一切社会关系的,怀有负罪和逃避感的,除了做还是做的不健全关系(WA2浮气线),尽管是良作也不推荐专程通WA2来认知那种状态,因为前置剧情太长,能提供代餐的朋友请联系hkt老师。
套路台词正如其名,因为有受众而坚持存在着,一旦电波不对就会分析脑全开,对粉色泡泡开始技术总结。本想说“真是一步险棋!”,但任何作品都会染上作者的颜色,找到同类或自立门户都很棒。
如果刨除性的部分,只是想看晕晕乎乎的状态,那两位在原作中的表现就是满分,21组每多聚餐一次就多了一个造谣的借口,阿弥陀佛。“虽然跟打炮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很可爱就原谅了。”(完)

“没有什么遮拦”我想的是相对于会经常在意自己言行的人而言,比如……三云?东?水上也会有点?“在做之前会思考方案、有自觉在做有目的的事/说有目的的话”这种感觉,有一根很少松懈的弦一直在绷着(东的情况是年上指导员的自觉)。感觉风间和诹访都不是这样的逻辑在运转。虽然风间是说的比想的更少的人……但不是遮掩,而是有一种坚固的外壳在,不是“犹豫/踌躇”的那种想,行动上还是蛮直线的……
问卷这种给特定人群看+大概会留档的东西,写下答案之前还需要时间来思考……这种情况下不完全暴露感觉还蛮平常的。不过WT各位大部分都很青少年所以也没有太多会遮掩的角色吧……
cp爱好者解读“不对付=害羞的遮掩”,之前“两个人关系不错”的回答真是完美圆上这个回答……可关系好有什么需要掩盖的吗?这么想来好深柜啊!(。)

我对角色的健全有点……不太确定,虽然感觉大家都很自然接受了这些、作品整体的趋向很健全,但我很在意各位的精神状况……感觉也不是个可以一直避开不谈的话题(吧?),不过感觉漫画也不太能涉及到这个话题……。大体上觉得各位都不是弯弯绕绕很多、会“黑化”的类型。心灵都挺强的……所以如果是那种很病的展开我会觉得非常ooc。
这里稍微展开一下,在我的理解中,就算没有亲历同伴死亡,以trion体频繁战斗感觉也很与日常生活分隔……真的可以这样熟悉频繁战斗的生活吗?类少年兵的一些……包括远征队回来之后直接就投入下一次任务,也没有心理疏导…感觉好累啊!虽然有奖金这里是写实的元素,但……大家都不会抱怨的吗,中学生工作好累!(………)都只是我自己觉得二次创作可以搞一搞的方向。
还想过,记忆消除技术在这种情况下被使用的可能………这个技术本身也很危险。为什么就这样平常地被提起&使用?有什么内部规则让它的使用在遵循道德标准吗?感觉都是同人可以下手捏造的点。
官能的展开,“在假装可以与世隔绝的地方用性逃避压力”感觉是很常用的桥段呢(我也很喜欢),这种模式&需要逃避压力,本身就不太健康呢🥺但也不是一定要到那种程度的不健康……普通像休假一样看待也可以,是灵活度很高的设置。
说到聚餐,会井上敏树把吃饭当成打炮的言论……虽然我没有完全想明白这个意思。不过可以放松下来的情况很可爱!聚餐之后一起走……还有共享私人时间。风间是对酒很弱但并不会排斥喝醉的感觉……这里也是很可爱的地方(?)
感觉应该存在200+篇风诹访风酒(醒)后误会/说出平时不会说的话/袒露真心之类的同人才合理。